• <dd id="yqs0y"></dd>
    <menu id="yqs0y"></menu>
    <input id="yqs0y"><tt id="yqs0y"></tt></input>
  • 7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45.神奇之旅--为以燔Silo兄弟加更【4/7】
        费城街头,比利巴特森在跑。

        疯狂的跑,气喘吁吁,筋疲力尽,却又不敢停下来。

        在他身后,几个家伙正在追他。

        那是他学校里的几个恶霸,坏学生。

        听说还和外面的帮派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

        比利是个孤儿,他一直很独立的一个人生活。

        按道理说,他在时时刻刻都会选择明哲保身,不会去招惹这些会带来麻烦的家伙。

        但

        有些时候,冲动总会干扰情绪与思考,尤其是对于一个15岁的孩子而言,愤怒上涌之时,他们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

        今天距离保罗神父死去,已经是第10天了。

        在这10天里,比利的生活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他又被送到了另一户寄养家庭中。

        那个家庭有些不太一样。

        那是由两个长大成人的孤儿组建的家庭,他们收养了6个孩子,加上比利就是第7个。

        那个家庭和比利之前待过的所有寄养家庭都不一样。

        没有什么欺骗,没有什么冲突,也没有隐藏起来的危险分子。

        一家8口人住在一间房子里,很拥挤,生活质量也一般,但大家生活的很快乐。

        快乐

        比利虽然只有15岁,但他真的很少见过那些孩子们脸上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

        这让他有些慌。

        就像是一个一直目睹旁观着社会阴暗面的人,突然被拉到了温暖的阳光之下。

        那阳光很棒,很温暖,但依然会让人感觉到手足无措。

        他不知道该怎么接受这一切,就像是一只保护自己的刺猬,努力让自己不被伤害。

        直到今天。

        学校里的恶霸欺负比利的“兄弟”,于是他爆发了,一时冲动,结果惹来了大祸。

        “让开!快让开!”

        比利挥舞着双手,让眼前地铁站里的其他人都让开,他在那些恶霸的追逐下一路逃往地铁中。

        他必须摆脱这些家伙。

        年轻人热血上头之后总会不管不顾的做出很多糟糕的事情。

        如果运气不好的话,比利很可能会被这些小痞子们打进医院里。

        在费城的英雄协会解散之后,社会治安又回归了曾经的情形里。

        没有了那些乐于助人的义务警察们,警员们就被大量糟糕的事情绊住了脚步,他们根本时间和精力来管一群青少年斗殴。

        不过比利的运气还不错。

        他在地铁门关闭的前一刻冲入了车厢里,合拢的车门将他和那些追来的小痞子们分隔开。

        气喘吁吁的比利坐在座位上,他根本不想理会那些拍着车门,对他扔狠话的家伙们。

        “太蠢了。”

        比利抱着脑袋,他低声说

        “你怎么会给自己惹上这样的麻烦!比利巴特森,你是脑子抽风了吗?你不该这么冲动的。”

        这孩子抱着头,一脸的不爽。

        他在检讨自己。

        这是个好习惯。

        尤其是对于年轻人来说,善于自我检讨总是能让人发现很多缺点,然后加以改正。

        让自己以此变得更好。

        或者变得更狡猾。

        “我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呢?”

        比利靠在疾驰的地铁上,他看着对面的玻璃,以及那玻璃之外闪耀的那些广告牌的灯火。

        他明明可以不管那事的。

        他和他寄养家庭的那个“兄弟”认识也不过几天的时间,连说话都不超过20句,他们的关系根本没好到可以让比利为他拼命的程度。

        为什么当时自己会那么愤怒呢?

        他抬起手腕,看着那被自己绑在手腕上的手链。

        以及那个手链下方垂着的红色十字架。

        在地铁昏暗的灯光中,那十字架上闪耀着诡异折射的光晕,看上去异常的漂亮。

        比利盯着那旋转的十字架,他说

        “都是因为你神父说让我敞开心灵接受世界这就是接受其他人感情的后果。”

        比利撇了撇嘴

        “麻烦,糟糕的麻烦。”

        虽然嘴上这么说。

        但这孩子却没有将那手链取下来,或者丢掉。

        他小心翼翼的将它从手腕上取下来。

        这是个对成年人制作的手链,它的链条很长,足以悬挂在身体消瘦的比利脖子上,当成是一个漂亮的吊坠。

        他把它贴身放好。

        那种接触到皮肤的冰凉让比利眨了眨眼睛。

        刚才的奔跑让他筋疲力尽,他靠在座椅上,打算打个盹。

        但就在这孩子闭上眼睛的时候,一股魔力突然在车厢里回荡起来。

        就像是某个古怪的法阵被激活。

        车厢里的光芒闪耀着,在灯光的明灭之间,车厢里的其他人都如烟气一样,诡异的变得透明,然后消失。

        这节变得古怪的车厢载着比利巴特森一个人,冲入了另一个世界里。

        快速蔓延的寒冰在车厢两侧的玻璃上萦绕,还有那车厢上方用于标注车站的led灯牌,那上面跳动的文字诡异的扭曲。

        那些灯的光晕扭曲成特殊的符号。

        不被知晓的符号,有7个

        反复的跳动。

        “哐”

        车厢的震动在几秒钟之后将沉睡的比利巴特森惊醒,就好像是车厢到站,又好像是撞上了什么东西。

        他茫然的睁开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中,比利发现整个车厢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喂,有人在吗?”

        他提着自己的包站起身,他惊讶的看着车厢玻璃上浮动的那些冰霜。

        他感觉到了害怕。

        尽管他知道自己能看到一些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保罗神父在离开时,也告诉他他是具备某种天赋的。

        但说到底,他只是个15岁的孩子。

        眼前这诡异的场面让他内心发毛,他想要离开,回到外界,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哐”

        就在比利巴特森茫然无措的时候,他眼前封闭的车门突然拉开,露出了一道昏暗的山壁,在眼前的山壁中,有个诡异的洞穴。

        有光芒从那洞穴中闪耀出来。

        桔色的,温暖的光芒。

        “你让我进去?”

        比利抓着车厢的门,他用一种混杂着警惕和恐惧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山道,在正常情况下,地铁根本不可能开到这里来。

        而自动打开的车门所代表的含义也已经很清晰了。

        他必须过去。

        如果他想离开的话。

        比利深吸了一口气,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背着自己的包,一步一步的迈出撞在山壁上的车厢,沿着那扭曲的山道走入山洞中。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山洞很大。

        就像是一个在山石中开凿出的宫殿。

        在宫殿顶部,有晃动不休的烛火,那些点燃的蜡烛悬浮在空气中,那些跳动的火光很活跃,它们在平滑的山壁上折射出了如壁炉燃烧一样的光芒。

        这个地方肯定是个秘密场所。

        比利看着地面,那里有个很独特的图案,充满了某种奥妙的感觉,那也许是一个魔法阵。

        但这个神秘的地方就像是被洗劫过一样。

        地面上布满了被打碎的玻璃,还有从高处坠落下的岩石。

        还有一些破碎的雕像,古怪的雕像,就如散乱的石块一样丢在地上,但还能看到一些狰狞的雕塑肢体。

        就像是一些恶魔。

        一个精致的天文球被推倒在地面上,那些黄铜制作的道标散落的到处都是。

        穹顶之上的烛火点亮的群星也变得暗淡,让穹顶周围刻画的那些宗教图案一样的壁画都失去了那种肃穆和庄严的味道。

        这是一座被破坏的神殿。

        嗯,大概是吧。

        比利小心翼翼的绕过地面上破碎的东西,他不敢接触任何一样。

        他向前行走,在绕过一处倒塌的雕像之后,他看到了神殿尽头。

        那里有一个高于地面的石台,在石台上,摆放着七把椅子。

        而在最中心的椅子上,一个穿着红色长袍,其上点缀黄色的闪电符号,手握黑色法杖,白发苍苍的人正躺在那里。

        鲜血从他的伤口处滴落在地面上,他看上去已经陷入了昏迷。

        他是这神殿里唯一的生命。

        而且他毫无疑问需要帮助。

        比利犹豫了一下,他抓着自己的包,从其中取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绷带,将它丢向那昏迷的,像是巫师一样的老头。

        绷带砸在地面上,将那昏迷的老头惊醒。

        他艰难的用法杖撑起身体,他看向前方。

        他说

        “别藏了出来!”

        躲在破碎雕像之后的比利像是土拨鼠一样抬起头。

        他露出半个脑袋,小心翼翼的对那老巫师说

        “你是谁?我被送到这里,是你做的吗?”

        “没时间说这些了。”

        那老巫师看也不看地面上的绷带,他站起身体,拄着法杖,朝着比利走过来。

        但越是靠近比利,这老巫师的表情就越古怪。

        “不,不对!”

        他用虚弱的声音说

        “你有富魔法体质,看上去很合适,但你的灵魂并非那么纯洁!”

        “你不是我要找的侦测魔法出错了?怎么可能”

        他盯着躲在雕像之后的比利巴特森,他昏暗的眼睛中闪耀着某种魔力的光环,就如眼瞳中亮起了灰烬之环一样。

        很快,老巫师就发现了比利身上的异常。

        “那个东西!悬挂在你脖子上的东西!把它给我!”

        老巫师咬着牙,对比利说

        “快!”

        “没时间了!”

        “不!”

        比利捂着挂在脖子上的手链,他一边后退,一边说

        “天使告诉我,不能把它给任何人!”

        “天使?”

        老巫师眯起眼睛,他说

        “天堂也在注意你?不,你身上没有什么魔力的残留。”

        “把它给我!”

        老巫师的语气加重了一些,他的魔杖点在地面上。

        橘黄色的,如火焰一样的魔力燃烧开,就如火环一样将惊恐的转身逃跑的比利包裹起来。

        但那魔法的烈火并没有伤害到这孩子。

        在那火光接触到比利的瞬间,它就像是被某个看不见的巨兽如吞水一样吞噬殆尽。

        纯粹魔力的补充让比利悬挂在胸口的十字架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就如某个道标被激活,又如一扇门被开启。

        那手链里封存的灵魂碎片被刺激到了,远在地狱中的梅林也感觉到了这种刺痛。

        他顺延着魔力绽放的道标涌动意识,就如跳入一扇闪耀着符文的光幕中。

        下一刻,在这老巫师奇特的圣殿里,在那魔力的充盈与嗡鸣回荡之间,梅林睁开了眼睛。

        他如虚幻的幽灵一样,从摔在地面上的比利巴特森胸前悬浮出来。

        他身穿黑色长袍,在现身的瞬间,圣殿中存在的阴影就如浮动的水波,将那灵魂包裹起来。

        “啪”

        梅林轻弹手指,一股魔力喷涌而出,将眼前绽放的火焰光幕轻易打散。

        在烈焰消散的流光里,他低下头。

        看着倒在地上,抱着包,一脸惊恐的比利。

        他对那孩子说

        “别怕”

        “你,你又是谁?”

        比利诧异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黑色幽灵,他语气生涩的问到。

        梅林没有回答,他看着被比利握在手中的红色十字架。

        他稍显疑惑的说

        “我不知道保罗为什么把它交给你你是他的孙子?还是其他什么人?”

        “我”

        比利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个虚弱的老巫师就从破碎的流光中走出,他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梅林。

        他说

        “你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灵魂纯净的人,来!握紧我的法杖,高呼我的名讳,继承我的使命”

        梅林盯着眼前这个有些疯癫的老巫师。

        他能感觉到,这个巫师在全盛时肯定很强,但他已经老了,老迈不堪,而且还受了伤。

        下手的人肯定很恨他。

        有涌动的诡异魔力刺穿了他的心脏和灵魂。

        绝对是冲着杀死他去的。

        但下手的人,又像是没什么魔法经验的菜鸟。

        那涌动的魔力确实刺穿了这老巫师的躯体和灵魂,但却没有再补一刀来彻底断绝生机。

        啧啧,这就有意思了。

        “我拒绝!”

        梅林悬浮在空中,他看着眼前拄着法杖的老巫师。

        他说

        “随便接受来历不明的力量,已经让我吃了很大的亏了,更别提这种”

        他抬起头,看着这山中宫殿的穹顶,那些壁画,那些隐藏其中的魔法节点,在梅林眼中构成了一副颇为奇幻的图形。

        “我没见过这种魔法构造,但我大概能猜出来。”

        “看看这些接引力量的法阵,它们让我想起了一些很久远的记忆,魔法二元论”

        “与传统魔法体系相对的另一个极端,依靠外力来铸就超凡之躯。”

        梅林对那面带诧异的老巫师说

        “所谓,近神的力量”

        “如果我没猜错,这里就是永恒之岩?”

        “你”

        老巫师眼中闪耀着震惊,他指着悬浮在空中的梅林,他的手指颤抖着,说不出话。

        梅林则耸了耸肩,他将双手合拢放在腹部,他说

        “别这么看着我,阁下,别看我现在过的挺惨,但”

        “我好歹也曾是个大巫师呢”

        。
    百赢棋牌百赢棋牌游戏官网百赢棋牌上下分百赢棋牌网址百赢棋牌有挂吗百赢棋牌辅助百赢棋牌ol百赢棋牌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