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yqs0y"></dd>
    <menu id="yqs0y"></menu>
    <input id="yqs0y"><tt id="yqs0y"></tt></input>
  • 7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塞外雁来稀 > 第113章 狐狸大氅,头鱼宴
        木南荨失踪了两个月,在这一刻大家终于知道了她的行踪。

        家书送出去之后,犹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木南荨每天晚上都会站在窗边许久并且满心欢喜的盼望着,在某个月朗星稀,微风徐徐的深夜,师哥从天而降来看望自己,又或者是接她回家。

        可是,这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她始终没有看到萧慕铖的身影,眼中的期许慢慢地变成了失落。

        树上的叶子纷纷飘落,天气越发的冷了,今年的初雪来得比每年都要早一些。

        此时,大雁早就飞过了雁门山朝南边去了。可木南荨心中惦念的那个人,却始终都没有来。

        这个结果,连耶律隆绪都始料未及。

        他本想着若有人想要带她走,自己便做个顺水人情。只要木南荨回到梧桐苑,后面的计划实施起来就会顺畅了许多。

        可是,从如今这情形看来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想之外。这样的感觉他虽然不喜欢,可是一想到自己最小的妹妹可以继续留在这里陪着自己,心情倒是顺畅了许多。

        冬雪一场接一场,郊外的那条又宽又长的大河覆盖在皑皑白雪之下,结上了厚厚的一层冰。

        耶律隆绪从半月前就派人在那里盯着,待河水上冻之后要其速速来报。

        他要带着木南荨去钓鱼,请她吃只有贵宾才能享受的“头鱼宴”。

        这一日清早起来,耶律隆绪穿着整齐地来到瑶池殿。

        木南荨手中捧着热腾腾的奶茶,正围着裘皮与萧菩萨哥坐在榻上聊天。正殿的门忽然被推开,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雪花“呼呼”地往里灌。

        “关门,关门……快些把门关上!”木南荨赶紧叫嚷道。

        自己的手脚刚刚暖和过来,这一下殿内的热乎气儿又被吹走一半。她在心里暗骂道,这是什么鬼地方,什么鬼天气,怎么会这么冷!

        “很冷吗?!”耶律隆绪笑着走进来,却没有靠近。

        外面天寒地冻,刚刚进门的他浑身都是寒气,所以便只是驻足在门口。

        “舅舅不进来吗?!”木南荨拢了拢自己身上的衣服,好奇地问道。

        “这么冷么?!”耶律隆绪所答非所问,他之后自己习惯了塞外的气候,可木南荨却从小长在关内,自然没有见过这么冷的天气。

        萧菩萨哥伸出手摸了摸木南荨的手道“可不是,捧了半天的热奶茶,这手却依旧是冰冷的。雁门关内,怕是从来没有这么冷的天气吧?”

        木南荨缩了缩脖子,摇了摇头。

        雁门关的整个冬天都是白茫茫的,又怎会不冷?

        只不过,那时候的心是暖的。

        “萧义,把朕之前准备好的东西给公主拿进来。”耶律隆绪走到门边对着门外喊道。

        木南荨好奇地与萧菩萨哥对了一下眼神,然后抻着脖子朝门口的方向望去。

        不一会的功夫,萧义捧着一件红棕色的东西走进来,恭敬地交给耶律隆绪。

        “来,试试看合不合身?”耶律隆绪走到木南荨身边,将手里的东西打开。

        展现在木南荨面前的,是一件毛色极佳的裘皮大氅。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它,伸出手摸了摸。

        萧菩萨哥竟也一时看呆了,用略带嫉妒的口吻说“这可是上好的红狐皮呢!”

        “这么大一件,要用多少只狐狸啊!”

        耶律隆绪从木南荨的话语中听出了她的怜悯,于是说道“所以啊!即使是在大辽国的皇室,也没有几个能穿得上它。”

        “还是算了吧!”木南荨将头转过去,不再看眼前的这件裘皮大氅,“还是给贵妃娘娘吧!”

        此话一出,耶律隆绪原本开心笑容逐渐垮下来,神色极其凝重。

        萧菩萨哥看到眼中心里一颤,赶紧嬉笑着打圆场道“皇上,您看小姑娘还知道想着我呢!”

        她一边说一边用手在被子里拽了拽木南荨的裤脚,用眼神警告对面这个不知深浅的小姑娘。

        木南荨不是傻子,她只是觉得将这血淋淋的东西穿在身上有些残忍,并不是不喜欢。面对萧菩萨哥的提醒,她用撒娇的语气说道“你可是舅舅最宠爱的,冻坏了我不打紧,冻坏了你可怎么得了。”

        “你这丫头,说话越发没有规矩了!”萧菩萨哥红着脸薄怒道。

        木南荨朝她皱了皱鼻尖,起身下地穿上耶律隆绪手中的那间红棕色裘皮大氅。她迫不及待的走到镜子前面,看着镜中的自己在心底暗暗赞道简直美极了!

        “舅舅……今日又想带我去哪里玩?”

        耶律隆绪沉浸在妹妹过人的容貌之中,所以对木南荨的话并未理睬。

        只是走到木南荨身后,扶着她的肩膀左右看了看说道“果然极其合身!贵妃给的尺寸真是分毫不差啊!”

        萧菩萨哥笑道“那皇上准备如何赏我呢?!”

        “舅舅也给贵妃娘娘做一件吧!”木南荨顺嘴说道。

        “你别理她!”耶律隆绪拽着木南荨的手,走到坐榻前看着萧菩萨哥灵动的笑颜,“前年朕就送过她一件了,今日这是与你争嘴呢!”

        木南荨看了萧菩萨哥一眼,瞧见她眼中含笑便知道耶律隆绪所言非虚。

        “舅舅刚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耶律隆绪问道。

        “今日想带我们去哪里玩儿啊?”

        耶律隆绪神秘兮兮地回答道“带你去钓鱼!”

        “钓鱼?!这么冷的天儿,河水都结冰了如何钓鱼啊?!”木南荨长这么大都没有听说过冬天在冰河上钓鱼的,她顺理成章的认为耶律隆绪是在诓自己。

        “你不信?!”耶律隆绪笑问道。

        木南荨脑袋摇得想个拨浪鼓一样,回道“不信!”

        “那你陪朕去一趟,不就知道了!身为一国之君怎么会诓一个小姑娘,有什么好处嘛!”

        木南荨一想,也对!

        “那好吧!看在这么漂亮的衣服的面子上,就信舅舅一回!”

        她与萧菩萨哥都穿戴好之后,随着耶律隆绪上了马车。

        虽然外面寒风凛冽,可是马车之中却暖如初春。她看着并排而坐的耶律隆绪和萧菩萨哥,忽然觉得这才是皇帝和皇后应该有的模样。他们时而轻笑低语,时而红袖添茶,这相敬如宾的模样令人称羡。

        贵妃与皇后相比,不仅年轻美貌,温良贤淑,更重要的是她更懂得耶律隆绪的心。

        “你这么瞧我做什么?”萧菩萨哥被木南荨盯得浑身不自在,她的眼神仿佛可以直入人心,将一切都看透。

        木南荨轻笑着收回视线,回道“没什么……就是觉得贵妃娘娘十分漂亮而已!”

        话音刚落,马车外恰巧传来萧义的声音,“主子,咱们到了!”

        此话一出,木南荨最先跳下了马车。

        她放眼望去四周除了耶律隆绪带出来的护卫军之外,没有一个人影子。自己面前的这条大河宽阔无比,在河岸旁还有一个大营帐。

        木南荨心中不禁纳闷,不是说钓鱼吗?设营帐做什么?难不成还要在荒郊野岭的,这住一晚上不成?想到此处,她不由得从内心打了一个寒颤。若这是这样,她恨不得即刻就打道回府!

        耶律隆绪牵着萧菩萨哥,从正在发呆的木南荨身边走过。

        “愣着做什么?走啊!到帐子里面去……”

        听到耶律隆绪这么说,木南荨即刻愁容满布!心中即使在不愿意,却仍旧跟着他们的脚步走进营帐之中。

        她在心中不禁哀嚎道我的苍天,真神,菩萨啊!放我回去吧!

        。
    百赢棋牌百赢棋牌游戏官网百赢棋牌上下分百赢棋牌网址百赢棋牌有挂吗百赢棋牌辅助百赢棋牌ol百赢棋牌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