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yqs0y"></dd>
    <menu id="yqs0y"></menu>
    <input id="yqs0y"><tt id="yqs0y"></tt></input>
  • 7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爱妃有毒 > 274:各方报信
        这一头,皇上和尹小西还在缠绵珍惜二人最后的美好时光,宫外,早已有人将皇上昏倒的事情传了出去。

        当日在雅兰殿的人,宫女,太监,侍卫,禁卫军,统统都亲眼看见皇上被惠妃气得当场昏倒,还是贺统领将皇上给火急火燎得背回了御书房。

        听说连左院首都出动了。

        往日给皇上把平安脉的都是叶太医,如果连左院首都出动了,那只能说明皇上的病情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

        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站在玉王府的侧门,轻叩了几下房门上的铁环,便有小厮前来接应。

        “您找哪位?”

        “我是王老五”

        侍卫简单说了这五个字,但这并不是一句自我介绍,而是一句暗号。

        只见小厮用余光扫了一眼侍卫身后,并无可疑人员,又打量了一下侍卫,淡定得回应道,

        “小猫抓老鼠”

        暗号对上了,小厮张望着外面,一边侧身让侍卫进门。

        “砰”

        门很快就合上了。

        小厮将侍卫带到了玉王的书房,玉王此刻正在房内练习书法,修生养性。

        书房外三个大大的水缸,水缸里养着两三条金鱼,水面上飘着一两朵睡莲。

        “王爷,王老五找。”

        侍卫并不叫王老五,而是所有玉王派出去打探情报的暗探统统都叫王老五。

        这是一个代号。

        玉王停下手里的笔,抬眼看了一眼侍卫,对小厮说道,“你先下去吧。”

        小厮点了点头退了出去,并将门给合上。

        “说吧,什么事?”

        玉王端起桌边的茶杯饮了一口。

        “皇上在宫里昏倒了。”

        “噗”

        一口茶悉数喷到了先前写的字上,纸上的墨汁瞬间晕染开来。

        “什么病?”

        “具体的病不知道,这个得问左院首和叶太医,这奴才办不到。”

        “那皇兄为何昏倒?”

        “惠妃和苏府的祁集公子在雅兰殿苟且,被皇上当场捉住,皇上一气之下就昏倒了,整个宫里传的沸沸扬扬了,如今惠妃和祁集已经打入了天牢,听候皇上的处置。”

        “还有什么要说的?”

        侍卫想了想,接着说道,“皇上此次昏倒极为蹊跷。”

        “确实,皇兄身体一向都挺好的,应该不至于因为一个区区的苏靖就气成这幅样子。”

        侍卫还站在桌前,等候玉王的下一步指示。

        如今龙体有恙,这是玉王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能不能翻身就看这一回了。

        “行了,你先回去吧,有什么消息再来,左院首那边本王自会想办法。”

        正在二人房内交谈之际,屋外上官曼经过,恰巧从皇上昏倒有些蹊跷开始听起,心里咯噔一下。

        当日行刺就是她策划的,动机其实只是一个女人的嫉妒,想要置尹小西为死地而已,没成想如今却成就了一番大事。

        盐枭的行事风格她是清楚的,所有的兵器上必有盐枭自制的毒药,外面的那些解药根本解不了,应该说解不清。

        只要有哪怕一丝毒性残留在体内,随着时间的流逝,总有一日,毒性会慢慢蚕食五脏六腑,最后人会很快的死去。

        也正是因为盐枭的心狠手辣斩草除根的行事风格,才使得在江湖上无人敢动盐枭,就连朝廷也对盐枭望而却步。

        也只有林迩那个傻子才会凭一道圣旨只身前往剿灭盐枭。

        侍卫还未出来,上官曼连忙折身将这个消息告诉给自己的父亲大人,上官宇。

        林逸不知道皇上为何身体会差到被活活给气得倒下去,但她是知道的。

        想来应是当日留下的毒侵入了骨血,要毒发了。

        那便是她们的好日子要来了。

        上官曼前脚刚从正门坐马车离开,侍卫便后脚从侧门出了玉王府回了皇宫。

        而苏府内也同样来了一个宫里的人,只不过是一个小太监,当时正在宫中洒扫,碰巧瞧见了那狗血的一幕。

        将事情告诉了苏培言,也就是苏靖的父亲,祁集的义父。

        对于苏靖和祁集之间的牵扯,苏培言并不意外,早就知晓二人私下里的那些事情。

        所以才会在苏靖要嫁给林涩的那段日子里,谢绝与祁集之间的往来。

        在风光大嫁之后,才重新恢复和祁集的来往,这样并不是他在防范祁集和苏靖之间藕断丝连,而是怕流言蜚语阻碍了苏府的大事。

        对于二人的事情,其实是默认的,不然也不会收祁集为义子,这样二人成了兄妹,便不会再有传二人之间苟合的流言。

        谁曾想,这两个傻子竟然心急成这副模样,光天化日的在宫中做这等腌臜之事,关键做就做吧,还要被皇上当场捉住。

        这若说是偶然,没人信,苏培言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他也不会信。

        这一看就是别人设了圈套。

        只是他想不通,皇上是苏靖带过去的,也是她主动推开门走进去的,这幕后策划之人是如何设了陷阱让苏靖心甘情愿得跳进去的呢。

        苏培言不解。

        小太监弯腰拾起地上被苏培言摔成了几瓣的茶杯碎片,“苏大人,您也别太生气了,还是要保重身子,如今之计还是想办法为惠妃娘娘洗脱掉嫌疑才好。”

        苏培言看着小太监,怒气全部撒在了他的身上。

        “洗脱,她自己心甘情愿拉着皇上去看的,怎么洗脱?”

        下太监瑟缩得向后退了一步,不敢再吱声。

        转身准备离开,“那奴才就先回宫了。”

        苏培言并没回话。

        小太监以为苏培言是默许了,便转身迈开步子准备离开。

        刚走了两步,便被苏培言给唤住。

        “站住。”

        小太监惶恐得回过身去,“苏大人还有何吩咐?”

        苏培言冲着小太监招了招手,小太监便识趣得快步走了过去。

        “你回去告诉惠妃,今日之事无论如何不要认。”

        “可是皇上亲眼所见,这不认怕是……”

        小太监还未说完,苏培言瞪了他一眼,小太监立刻噤声。

        “不是还有祁集吗,推他身上就是。”

        小太监笑着点了点头,“奴才明白了,奴才这就回去告诉惠妃娘娘。”

        苏培言从怀中拿出一袋银子递给了小太监,“速去。”

        小太监拿着银子迈着小碎步就出了苏府。

        。
    百赢棋牌百赢棋牌游戏官网百赢棋牌上下分百赢棋牌网址百赢棋牌有挂吗百赢棋牌辅助百赢棋牌ol百赢棋牌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