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yqs0y"></dd>
    <menu id="yqs0y"></menu>
    <input id="yqs0y"><tt id="yqs0y"></tt></input>
  • 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错拐皇叔之美人凶猛 > 第九十一章 王爷不愿见圣女
        娄千乙也没抗拒,从他两次向她让步后,就已经把对方当半个哥们了。

        反正这会儿焦点全在美美身上,没人注意这边,和臣子勾肩搭背神马的,应该问题不大。

        而女人的顺从也让柏司衍更确信一件事。

        凤千乙喜欢他,喜欢到想要来依靠的地步,正因为这份情意,他才不得不赔出去四十多万两银子。

        也罢也罢,就算无法给她那种一生一双人的幸福,单冲她这点眼光,银子花的值。

        到了假山背面才松开,单手叉腰斜倚石壁,边摇折扇边提醒“我看那姬小姐对你唯命是从,

        既然如此,你就必须抓住这一点,让她……”

        “等等等等!”不等对方说完,快速打断,烦闷道“虽然不知道你出于什么心态,

        但我告诉你,我永远都不会去利用她,若姬元帅不同意归顺玉儿,就还维持现状。”

        “你疯了?”柏司衍拧眉,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你才疯了,撇撇嘴,不以为意“你懂什么?她是我妹妹,

        哪个姐姐会去逼自己妹妹跟家人对着干的?”而且人家好不容易才找回亲情。

        男人嗤笑“妹妹?呵呵,在权谋中,

        最要不得的就是感情用事,若有必要,亲手杀了都无妨。”

        娄千乙就跟听天书一样,傻傻的看着他,心想就算再有必要,她也不可能把美美给杀了呀。

        尼玛,他果然是真疯了,神经病,脑子有屎。

        嫌弃的教育“你的思想用丧心病狂都不足以形容,柏司衍,你是不是都没有心?”

        心?那是什么东西?

        她不理解他,柏司衍亦是如此,剑眉紧蹙“你不是想安安稳稳坐那个位置上吗?

        既如此,只能狠下心肠,妇人之仁只会让你寸步难行。”

        “不好意思,跟你比起来,我自认是个正派人士,

        咱喜欢以德服人,仁者无敌听过没?”挑挑眉。

        柏司衍不再鄙视,陷入了沉思,仁者怎可能无敌?只会死得更惨。

        但娄千乙已再次让他刮目,还以为这是她故意为之。

        想借机逼姬洪山归顺皇帝,结果人家竟选择了大义。

        忽然觉得对大曜而言,他跟商晏煜的确不如这个小女子。

        女人啊,小小黄毛丫头,居然能撑到现在,还越发风光,点点头“好一个仁者无敌,

        小丫头,我帮了你这么大个忙,说吧,如何报答?”

        娄千乙戒备退后,不管他想要什么,她都给不起,理直气壮的辩解“我确实很感激你没像商晏煜那样无耻,

        但事实是我不欠你什么,七万两买五万石粗粮,没坑你吧?

        那为什么还要谈报答呢?”想再来坑她,门都没有。

        柏司衍嘴角狂抽,刚还说谢谢他呢,合着她是想靠嘴谢啊?

        大概也知道哑巴亏是吃定了,抬手指着那小巧鼻尖恶狠狠的来了句“小没良心的,你行,以后别再落我手里!”

        不愿再跟她呼吸同一片空气,带着腔无处发泄的闷气走回人群。

        “切,谁怕谁啊!”娄千乙对着男人背影做了个掐死的动作,又觉得很幼稚,甩甩手,无奈哼笑。

        实际上他们是同岁,叫谁小丫头呢,

        回到花园里,没急着前去入席,而是拉拉某个憋着火的仁兄“喂?还生气呢?”

        柏司衍白她一眼,后合上折扇就要走。

        “别啊,多大点事?要不这样,

        回头老地方请你吃顿前所未有的大餐如何?”大老爷们咋还耍小性子?

        她又不是真那么没良心,若非他前面先摆她一道,她能这么草木皆兵么?

        果然,男人停顿下来,老地方?不其然就想到御花园凉亭,眼神飘忽了下“咳,本相等着你的前所未有!”

        甩袖走远,好似若不‘前所未有’的话,依然不会罢休一样。

        另一边,商晏煜和楚剑迟几人坐一桌。

        柳如修已经自觉端着酒杯跟在大夫人和谭美美身后,脸色不是很好,令楚剑迟好一番幸灾乐祸。

        刚要跟商晏煜打趣两句,却发现他表情似乎有点阴晴不定,敛去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一座假山?

        “煜哥,看什么呢?”莫非那里藏着刺客?

        商晏煜不言,回头端起桌上酒杯阴沉着脸饮下。

        娄千乙也回到了自己的位子,后身小梅跟夏侯霜寸步不离。

        “哎哟,洛夕啊,你都长这么大了,当年抱着你时,还这么点大呢。”

        一老婆婆边比划边合不拢嘴,后又问“你这头发?”

        美美尴尬地摸摸帽子,发现母亲也都一脸疑惑就委屈的看眼娄千乙那边。

        无奈道“当初在玄国看到有人卖染发的药水,就买了点,

        结果却怎么都洗不掉,还一直被当作妖怪,实在没办法就给剃了,

        呵呵,没关系,已经长出来一点了,很快会变好的。”

        “身体发肤,怎能随意剃发呢?”大夫人爱怜的捏捏女儿脸蛋,连责备时都带着无限溺爱。

        “以后不会了!”美美乖乖允诺。

        二夫人对美美如今的俏模样相当满意,她家洛夕是世上最漂亮的姑娘。

        想到什么,瞅向旁边跟着的柳如修,真真是郎才女貌“如修,你可不能嫌弃我们洛夕,

        现下她也回来了,你往后得多抽出些功夫陪她。”

        说到这个美美就头疼不已。

        从刚才母亲们带着她去给柳家诸位长辈见礼时,就发现她们是打定主意要将她跟柳如修凑一块儿。

        可是她不喜欢柳如修,大姐说他是个花花公子。

        柳如修也是被赶鸭子上架,父母逼他也罢,连煜哥都让他今日必须前来。

        这姬洛夕横看竖看都没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还是个小光头,叫他如何忍受?

        干笑着点头“自然,自然!”

        美美很不客气的切了一声,挽着母亲继续熟悉那些亲戚们。

        以前做梦都想有家人,现在……怎么这么多?

        还好记忆力不错,否则扭脸都不知道谁是谁。

        她不乐意见他,他还不想看到她呢,柳如修冷笑连连。

        怎么办?他是不可能真把这个祖宗娶回家的。

        有东帅府撑腰,肯定会骑到头上来撒野,一定能想出办法,一定能。

        柏司衍当然跟云千曳他们一桌,姬洪山寻了二十来年的女儿归来,他们当然要意思意思。

        娄千乙这边人满为患,都知道姬洛夕是此人义妹。

        某些追随姬洪山的官员们哪能不巴结?

        有些事根本不用想,姬洪山膝下只这一女,还不是闺女说啥就是啥?

        “各位大人客气了,今日乃家宴,不必顾及哀家!”

        “赈灾款已经拨往冀城,太后放心,微臣保证会如期抵达。”

        “臣也放过话,下面官员谁他娘敢耽误行程,臣就砍了他脑袋。”某魁梧大将拍拍胸脯,粗声说道。

        殊不知此话已经够他死几百次了,其余人都吓得不敢再多言。

        娄千乙却并不在意,端起酒杯向众人道“那就有劳诸位了,

        哀家敬各位大人一杯,先干为敬!”甚至站起来颇为豪迈的一口闷。

        “哟……”魁梧大汉唏嘘,后笑逐颜开,也随大伙起身干掉杯中物。

        没一会一群人就喝成了一团。

        大概人们从未见过这样子有失体统的‘太后’吧,全看得目瞪口呆。

        商晏煜默默扶额,可谓不忍直视,却又不得不说此招对待武将乃正中下怀。

        因娄千乙上位后办了件实事,人们并未将她当做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看待。

        哪怕她自己行为不拘,也没谁敢前去放肆,太后就是太后,天子之母。

        “这女人,不简单啊,七巧心,千张面,

        与臣子皆如亲朋相处,焉能不成大事?”楚剑迟把玩着酒杯如此感叹。

        商晏煜勾了下嘴角,轻微点头,很是赞同。

        其实他们真想多了,娄千乙根本没想在今天耍心机,一切顺其自然。

        会和姬元帅门下将领们无尊卑的共同畅饮,也是触景生情。

        遥想过去,在一个大院里,也常常跟兄弟姐们无拘无束的畅饮。

        回不去了,这下是真回不去了。

        又干掉一杯,所有烦恼终是化作一抹苦笑。

        回不去就回不去吧,这里也没什么不好的。

        有儿子,有姐妹,还有美美,未来也能规划得很好。

        离开东帅府时,美美果然被留了下来。

        也都能理解,娄千乙有点醉酒,是夏侯霜抱她上马车的。

        大爷的,老是被个女人公主抱,真丢脸。

        “夏侯霜,嗝……你以后能不公主抱吗?不知道的还以为咋俩有事呢。”

        “嗯?有啥事?”

        娄千乙色迷迷的拍拍她脸颊,调戏道“嘿嘿,当然是不正当关系了,

        你难道不知道女人和女人也有相恋的吗?”

        夏侯霜骤然僵住,无比嫌弃的将脸上作乱的手打开,还不忘用手在女人摸过的地方狠狠磨蹭。

        心想太后是不是疯了?这么令人作呕的事她都说得出口。

        冷静下来后,也没试图去辩解什么,全当对方是在说醉话。

        见马车摇晃得厉害,冷着脸拍拍窗子,‘车夫’禁卫立马减缓车速。

        小梅也黑了脸,太后是越来越不正经了,无奈地把人搂过“娘娘,再忍忍,回去后奴婢给您煮醒酒汤。”

        某女闭着眼摇头“我没醉,这次真没醉……姐平时撸串都是让老板……

        一箱子一箱子上酒的……嗝……夏侯霜,

        如果能带你去那边……就好了,一定是最好的哥们……”

        什么乱七八糟的,小梅冲夏侯霜耸耸肩,就当太后在耍酒疯呗,一耳听一耳出就好。

        永乐宫。

        “你说什么?那个女妖怪是……是姬洪山的女儿?”

        凤青月牢牢抓着椅子扶手追问。

        韵茯立马跪正,僵硬点头。

        身子一阵脱力,瘫软进椅子里,不可能,那个泼皮怎么可能会是姬洪山的女儿?

        可韵茯不敢跟她撒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难道上天真要开始和她作对了?

        如果凤千乙的义妹是姬洪山的女儿,那是不是代表姬洪山也将拥护她?会更加嚣张吧?

        越想越气不过,一把将几案上的器皿扫开“为什么上天还是这么厚待她?

        为什么?韵茯你告诉本宫,为什么她就是死不了,

        为什么?啊?”起身将女孩儿提起来猛摇“她凭什么事事顺利?凭什么?”

        “娘娘您息怒,她怎能与您相提并论?您是圣女,

        她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啊!”话还未说完,就被大力推倒。

        凤青月呆愕坐地,脸上流露着恐慌,圣女,她不是圣女,不是。

        可除了母亲,她谁也不敢说,凤千乙一直在背后嘲讽着她,她要撕烂那贱人的嘴脸。

        不不不,不能慌,得尽快将凤千乙铲除,再留下去,局面恐怕会更加失控。

        她是凤青月,未来天皇的正妻,谁也别想来跟她挣。

        慌乱的推拒起韵茯“快去请王爷来见本宫,本宫今日一定要见到他,一定要!”

        她只有他了,整座皇宫已成囚笼,该死的夏侯霜居然不准她频繁出宫,还要她恪守太妃本分。

        呵呵,你们想囚禁本宫,做梦。

        你们只有大曜那些奸贼拥护,而本宫有整个天下,你们斗不过我的,斗不过的。

        离王府。

        “王爷已歇下,吩咐不准打搅,您请回吧。”

        身着斗篷大氅的韵茯阴下脸“大胆,圣女要见王爷,你竟敢擅作主张,不想死就立刻进去通传。”

        老管家皱眉,这圣女也真是的,早不见晚不见,偏偏这个时候,为难道“姑娘,不是奴才不识好歹,

        今日王爷心情不愉,也不知受了谁的气,自东帅府回来后,脸色极为难看,

        若谁这会儿进去,怕都讨不到好,您就发发慈悲,饶了老奴吧。”

        “你……你真是嫌命太长了,娘娘发话,今夜必须见到王爷。”

        可恶,圣女召见,还如此多推辞,知不知道这是多大殊荣?

        “哎哟,老奴……行行行,老奴这就去!”摇摇头,小跑到寝卧外。

        里面灯已熄灭,从没这么早入寝过,踌躇了会抬手敲门“王爷,宸太妃差人来请。”

        提心吊胆等了会,没回应,皱眉继续道“王爷,宸太妃差人来……”

        “燕宵,拉出去杖责!”

        终于一道浑厚男音慢悠悠自屋内传出,却让老管家苦不堪言。

        燕宵从房梁落下,拽着老人就往前院走。

        ‘哎哟哟哟……王爷饶命啊,老奴一把年纪,经不起哎哟……’

        隔着大门都能听到老人的哀嚎声。

        韵茯愕然,不敢相信商晏煜非但不立即进宫,还把传话的人给打了。

        。
    百赢棋牌百赢棋牌游戏官网百赢棋牌上下分百赢棋牌网址百赢棋牌有挂吗百赢棋牌辅助百赢棋牌ol百赢棋牌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