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yqs0y"></dd>
    <menu id="yqs0y"></menu>
    <input id="yqs0y"><tt id="yqs0y"></tt></input>
  • 7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 第六百零七章 算计6
        得到这个消息,这方老爷子一行人还真坐不住了,急急忙忙的让这传话的弟子前去带路,这弟子原本的目的就是想要带着他们前去,于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带着他们带着人前往。

        等方家一行人抵达在醉雨阁的刑堂的时候,此刻商潜菲正跪在醉雨阁历代阁主的牌位前,而阁主这大马金刀的坐在旁边,微微瞟了一眼门口,轻轻咳嗽了一声,脸色一沉,道“徒儿,你可知错了?”

        商潜菲此刻背对着门口,方老爷子一行人也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听见她说道“徒儿知错,现听凭师父处罚。”

        阁主叹口气,道“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醉雨阁能立足于江湖如此多年,靠得就是这严厉的门规,即便你是老夫最疼爱的弟子,触发了了门规,老夫也不能徇私枉法,当什么都没看见。”

        在阁主旁边的便是商潜菲的二师兄,此刻连忙道“师父,小师妹也并非有意,还请师父法外开恩,也就饶她这一会。”

        阁主冷哼一声,道“法外开恩?老夫对她法外开恩了,那门下那些弟子犯了错,是不是都要老夫法外开恩?哼……”

        说着一挥手,站了起来,看向了商潜菲,道“你现在这里跪着,好好的反省反省一下,至于如何处置你,就如刚才老夫所言。”

        商潜菲身子一震,道“师父……”

        阁主道“现在老夫已经不是你的师父,走出这大门,老夫将和你没任何瓜葛可言。”

        这话,阁主说得斩钉截铁,完全没丝毫的犹豫。

        至于商潜菲,而言深情不由的一黯。

        起身之后,阁主朝门口走去,见方家老爷子一行人都在门口,于是脸上立刻堆笑道“方兄,好久不见了,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赎罪。”

        方老爷子换了一礼,看了看里面,疑惑道“这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发如此大的火?”

        阁主叹口气,道“哎……女大不中留啊。”

        方老爷子道“这话又是何意啊?”

        阁主道“走吧,先找个地方坐下来说话。”

        一行人离开了门口,商潜菲旁边站着的二师兄此刻上前,连忙把商潜菲拉了起来,道“好了,好了,这人都走了,别再演戏了。”

        商潜菲拍拍自己的膝盖,道“这还不是师父的主意,就算那个什么方老爷子提亲又怎么样,我不答应,难道他还能把我吃了不成,哼……”

        二师兄道“谁都知道要是你不答应这也没人能把你怎么样,不过你也得替师父想想啊,他夹在中间很为难,所以干脆就来个假的把你驱逐出门,如此一来,就算他答应,你也完全可以不答应,他都已经不是你师父了,自然也就不存在为难的情况,我醉雨阁虽说不惧怕这姓方的,而且也不依靠他们方家,可你也知道师父这脸皮薄,不好和方家撕破脸皮,要是师娘回来的话就完全不存在这个问题。再说了……”

        二师兄脸上故作神秘,道“我们几个之间,你也别隐瞒了,小师妹喜欢那个姓杨的小子,这又不是什么秘密,谁都看得出来。”

        商潜菲道“怎么可能喜欢他,别人可都三个夫人了,难道我脑袋有问题啊,放着这方家的大少奶奶不做,非要去他铁血门当什么四夫人?”

        二师兄笑道“对啊,有些人就是这样,放着大少奶奶不做,非要打算去做什么四夫人,你瞒得过别人,岂能瞒得过我们?你看杨开的那眼神,那都和看别人不一样。”

        商潜菲俏脸带着一丝绯红,道“二师兄,你瞎说什么啊,什么叫眼神都不一样。”

        二师兄哈哈一笑,道“师兄我都是过来人了,难道连这点都还看不出来?好了,好了,师兄也不会说出去,不过姓方的这一家二师兄还是看不顺眼。”

        说到这,这二师兄多少有几分气愤,想当初他喜欢上一个女的,那个女子也喜欢上他,两人完全就是两情相悦,可是这女子的父亲非要把女子嫁给一个有权有势之人,以至于两人不得不分开,所以他对于方家自然没什么好印象。

        商潜菲道“好了,二师兄,现在师父去应付这方老爷子了,到底什么情况,还得等他回来在说。”

        这边,阁主和方老爷子一行人找了临湖的房间坐下,阁主看了看外面西湖,叹了一口气,道“都是老夫的错啊。”

        他突然如此说了一句,让方老爷子有些莫名其妙,心里有些奇怪,道“什么都是你的错?你这又是做了什么?”

        阁主道“老夫说的是我那个小徒弟,都是我太宠她了,我这徒儿是我四个徒儿之中最小的一个,从小老夫就把她当自己亲身女儿一般来对待,结果就是因为太宠了,现在她是越来越没有了规矩。现在简直把我醉雨阁的门规当儿戏一般。”

        方老爷子心里一紧,可他现在想阁主把商潜菲嫁给自己孙儿,当然也就要帮着说好话才成,笑道“年轻人嘛,难免有时候做事冲动,不考虑后果,你我当初年轻的时候还不是一样,你也多多担待一些,不过她这是犯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大动肝火?”

        商潜菲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阁主如此大动肝火,这点方老爷子并不知道,所以也打算问个清楚。

        阁主叹口气,道“此事不提也罢,反正老夫已经决定了,这事情必须得严惩,否者的话若是传出去,我何意服众?又如何让门下的弟子引以为戒。”

        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更加让方老爷子心理有些打鼓,可也不好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于是问道“那么按照你们门规,你这是打算如何处理?”

        阁主道“这事情非同小可,自然不能小儿化之,这次即便是老夫也没办法包庇了,按照门规,她应该被驱逐出本门,从此以后,这门派从此和她没任何关系,她也不再是我醉雨阁的人。”

        方老爷子惊讶道“驱逐出门派?”

        阁主点头道“对,驱逐出门派。”

        方老爷子道“可她毕竟是你徒儿,这驱除出门派是不是也太严重了?”

        阁主道“醉雨阁已经存在上百年,老夫总不能因为自己的徒儿就破坏了醉雨阁的规矩,而且这次若不严惩,怎么能服众?你也就不用多劝说了,对了,你这次千里迢迢赶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方老爷子犹豫了片刻,一咬牙,道“实际上,老夫是为了孙子的婚事而来。”

        阁主道“婚事?哦,这之前这方公子和我那徒儿不是已经见过面了?不知道这情况如何啊?”

        方老爷子看向了自己孙子,问道“阁主在问你话呢?还不快告诉阁主/”

        方公子立刻道“晚辈和商姑娘相谈甚欢。”

        方老爷子道“你看,既然这两晚辈都一见如故,那么我们这些做老的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支持支持一下,趁着今天人也在这里,不如也就把这婚事都定下来如何?毕竟这婚姻大事都应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阁主微微点头,旋即却微微叹口气,道“正如你说,这两年轻人既然一见如故,我们这做老的自然应该好好支持才对,只不过可惜啊,对于此事,现在老夫也无能为力。”

        方老爷子疑惑道“这无能为力是为何?”

        在他心里隐隐约约有了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

        阁主道“按照理说,这晚辈的婚姻大事那就应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之前,这话绝对没什么问题,只不过现在这孩子触犯门规,已经被我逐出师门,既然已经逐出师门,我也就不是她的师父,她的婚姻大事也就由不得我来做主了。”

        方老爷子终于知道自己心里的那丝不祥预感到底是什么了,道“既然如此,那何不不用逐出师门,小小惩罚引以为戒不就最好不过?”

        商潜菲的美貌当然是其中一点,而方家如此想让方公子娶回商潜菲实际上的目的还是看中了商潜菲背后醉雨阁。

        阁主摇头道“不行,按照我醉雨阁的门规,那就应该逐出师门,老夫身为门主,更加应该以身作则,岂能因为她是老夫的图二老夫就小惩大诫?若是传出去,老夫威严何在?方兄也是一门之主,想必这点比老夫更加清楚。”

        方老爷子顿时有些语塞,好一会这才道“正如你所言,这没规矩不成方圆啊。可毕竟她是你从小养到大的的徒儿,在你眼中她就好像自己的亲身女儿一样,就这样把她驱逐出醉雨阁,和你断绝师徒关系,你自己可真忍心?”

        阁主道“不忍心也得忍心,罢了,此事也不在提,现在老夫也只能对你说声抱歉了,老夫不在是她的师父,而且已经把她驱逐出了师门,她的婚姻大事老夫也没办法替她做主,还请你多多担待了。至于她的亲身父母,现在在什么地方,老夫也派人查过,也没任何消息,若是方公子能赢得她的好感,让她愿意嫁给为妻的话,老夫也不会反对,反而老夫会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正如你所言,在我眼中她就是如亲身女儿一样,从小把她养到大,教他武功等等,即便不是师徒关系,老夫也会让她风光大嫁。”

        说罢,又看向了方公子,道“方公子年纪轻轻,功夫了得,以后定然有一番大作为,我那徒儿若能跟你,那也是她的福气,只不过这以后过日子还是小两口之间的事情,男女之间的那些情情爱爱的事情那可都讲究一个缘分,老夫也不便插手!而且对于我徒儿,老夫还是心知肚明,她从小比较有主见,若是她喜欢的,就是天涯海角,刀山火海,她都会去做到,要是她不喜欢的,也不会改变主意,所以这最终还是得靠方公子自己。”

        接着又看向了方老爷子,道“方老爷,你说呢?”

        方老爷子哈哈一笑,道“的确如此,可是还是有句话说得好,可怜天下父母心,谁都喜欢自己孩子能有个好的归宿,难道阁主你自己不希望?”

        阁主道“那当然希望,不过这好的归宿那也得他自己觉得好,而不是我这个老东西觉得好,我们江湖女儿,讲究的那是敢爱敢恨,也没必要去被那些人家俗事所困扰。现在商潜菲已经不是老夫的徒儿,他日她若寻得一个好夫君,我醉雨阁当然会事先查清楚此人,若人品均无问题,那老夫也没什么理由反对。”

        这方老爷子一行人现在算是听出来了,这阁主东绕西绕的半天,这最终说来说去也就是那么一句话商潜菲已经不是我的徒儿,她喜欢谁,要嫁给谁我不干涉,也不强求,只不过对于喜欢的人调查清楚,确保此人的人品,若人品没什么问题,这成亲之日还会送上丰厚的嫁妆。

        另外也就告诉了这方老爷子,这年轻人之前的情情爱爱的那是年轻人的事情,要他们情投意合,你我两个老东西也就别再旁边瞎操心了。

        换句话说,别再我面前提亲。

        他如此说,这方老爷子也不好在反驳,哈哈一笑,道“阁主所言有理啊,武儿,你可听仔细了?”

        方公子点头道“孙儿听仔细了。”

        方老爷子道“既然这商姑娘对你印象还不错,那么你也得加把劲,你爷爷我可还盼着和阁主作个亲家。”

        阁主也点点头,道“方老爷子说得不错,不过,这要赢得别人姑娘家的芳心,那也得光明正大,多些真诚,少些手段,她商潜菲虽说和老夫不是徒儿关系,可毕竟和老夫一同生活了如此多年,老夫视她如亲女儿,要是她受到什么伤害,那就是和我醉雨阁为敌,和我醉雨阁为敌的,老夫也只有一个原则,就算拼尽我醉雨阁,也不会放过。”

        。
    百赢棋牌百赢棋牌游戏官网百赢棋牌上下分百赢棋牌网址百赢棋牌有挂吗百赢棋牌辅助百赢棋牌ol百赢棋牌最新版